主页 > K生活历 >【无形.金牛座】十二点要你成为金牛座 >
发表于2020-06-13
612次已读

【无形.金牛座】十二点要你成为金牛座

【无形.金牛座】十二点要你成为金牛座

陈柏青-04.jpg

午夜十二点的焦躁是,在大规模的睡意覆盖前,敏锐而清晰感受到肚子一阵强烈的饿突袭。是急着把电脑关上,系统更新却始终显示在百分之九十九。是发光的萤幕上 Excel 就剩几个空格反覆填满又删除。是属名已经落好的信件,缺一个结尾。十二点的焦躁总在睡前发现 LINE 被人已读未回。


十二点的焦躁是,一天到了头,事情未到底。


那种躁,太忽微。不能解。未必需要解。不能在意的,顶好把时间度过去好。这种时刻,强烈金牛座。其实是一种未竟。能感受到一种未完成,有点空,未必匮乏,可是虚虚的。想要一些甚幺,想作甚幺,却甚幺都无法作,甚幺都不是,甚幺也不能是,一作, 没完没了。一有,就多了,就满了。可总想要。


金牛座在十二点的胎囊中睁开他湿润润的犊眼。


到底是让那一股打自体内更深的甚幺驱使,星座故事里宙斯化成一头牛把喜欢的人劫走了。就是想要啊。那幺粗鲁而直接,爱得坦蕩蕩。美是掠夺。星动力是慾望,是饕餮。是头戴宾士标记的公牛在风里时速 120 的不满足。


想填满。所以吃。吃多了。就懂了。金牛座未必能吃,但懂吃。需要舌尖酿点甚幺,眼睛才有了光。 和很多人吃也可以,吃是领带,默默低首,时不抬头,再鬆懈,有一种严谨,只有自己知道是甚幺让眼角纹路鬆开双颊都起酡红。一个人吃也可以,舌头是性感带,翻搅着,找不到地方放,就觉得偷欢了。有时候吃的是味,有时吃的是仪式,吃就是生活的一种仪式。未必要饱,只是想和摸孩子软软的头那样让自己的胃感受到「 下次还可以再来一点这样的感觉。」


也懂活。春天的丝巾。汕头刺绣手帕。捲如细拐杖纹面如鹦鹉螺的骨柄雨伞。Burberry 风衣。客厅里式样全都是不同的椅子,不重複就显得繁。厨房里盘子翻箱倒柜却只有三个,宁缺也不凑合。穿的用的,耳目声色,极物质,因为觉得欠一点甚幺,只好把一切带上。等囤积久了,就懂消化。到底看多了,便知道货。最金牛座的,总能让一切摆对位子,使别人浑不感到物事的存在繁反而减。要等没有了,别人才觉得少了一点甚幺。人云这是品味。金牛座说这仅是品质。他寻的是余味。


那也就能享福了。把生活下盘立稳,长身子骨成五大三粗。宙斯狂飙成一阵风,「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捲风 」,人们却只看到一头牛。人们以为那是一种稳,妥妥的。金牛座只感觉到犄角,痒痒的。 顶在背上,骚在身体里,还可以多要点甚幺。人以为金牛座知足,只有金牛座知道自己多不餍足。


十二点始终驱使着金牛座。工作早八晚六。逢五休二。 日子像照抄火车时刻表。白线后排队上车,礼貌的距离,不快不慢的应对。白衬衫用熨斗牦出线条,鼻子让日子牵着,那样勤勤恳恳,孜孜矻矻,还不是为了十二点一到,刷张机票。为了某一个十二点,醒在异国床上。狂欢个几日夜以为自己避开十二点。其实是满足了十二点。


宙斯化成一头牛把喜欢的人劫走了。我们的心头还残存着那股暴风。当指针指向十二点。


最近一次接近十二点,我在曼谷。飞机在深夜抵达。我的心起风暴。把灯按掉,犹然按耐不住心底一点甚幺。这时手机登愣一声,交友软体火花一样重新打亮夜。划开萤幕,十二点呼唤你。


你有一个讯息。没有脸的男人放被裁切的身体,圈内人叫他们虾子。说的是没头有身体,赤条条等人来剥。


循例丢出讯息,「 有脸照吗?」取代「 你好吗?」。


「 172/50」等同打哪来啊?哪里人?你也很高欸。不不,我不胖。


Top 还是 bottom 则比职业更迫切。


若出现 17 则有时候以年岁计。有时作公分解。


太公式化就有一种仪式般的肃穆感。数位化后的同志交友更像华尔街交易。盱衡盘势估量自身实力,逢低买进。赢家全拿。


金牛座绝对按表操课。也等操。躁进和缓步安居融为一炉。到萤幕复亮,虾子找到了头。他丢了几张照片来。


我一看,欸,这男孩是 D 啊。资料滴滴答答像列印纸输出脑海。D。狮子座。八月生。交友情况:单身。


我知道更多。这头一张照片,那片海是北海岸。那天是阴雨天。照片上看起来天这幺蓝是镜头过曝的关係。二十分钟后转雨。所以才有下一张照片⋯⋯


我知道那幺多,毕竟,那几张照片我在他脸书上看了一百次。


我知道那幺多,因为我也在那里面。我是背景。我是旁观者。我是摄影者。我在没用相机的时候,也用眼睛把他狠狠射进去。


但 D 将永远不知道。也许经过很多年。许多点钟。脸书、IG 和更多社群媒体出现让谁都可以体验金牛座的一刻。毕竟每个人生活里都有这样一个 D。他是你的朋友,是你的工作伙伴。是你邻居。是你高中 时候隔壁班默默为他等同一班公车要多走一点路回家的男孩女孩。他们让你看到,却永远得不到,不到靠近,却可以维持等距,十二点总準时到来。


但怎幺可能,我想,怎幺可能是 D。这里是曼谷欸。


那幺小的台北。两个人。我可以这样偷偷看他过一辈子。那幺远的曼谷,这幺多人,怎幺一下就相遇了。


而且,他怎幺会不认我呢?我想是不是我在交友 app 上的照片不像我?还是他认出我,却刻意作不认识。想是否在异国,所以变得温柔,还是因为陌生,到底可以放纵?不认识的国度,也就成为两个陌生人,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开始?


冰冷的交友介面上,彼此开始说些温热的话,时带挑逗。迂迴暗示,似是又都不是。午夜钟声噹噹响起。上举并坚硬着的岂止指针。


忽然间意识到一件事情。他来曼谷,我怎会不知道呢?


这样一想,已经一个月没有看到他脸书讯息了。心中一个警讯冒起,登登,赶紧打开电脑,登入脸书,这一瞧,果然,朋友关係不知道甚幺时候已经解除了。


我看着 D 脸书上所公开的讯息,最后一则是,他暂时前往纽约唸书了。


「 你不是应该去纽约吗?」


九个字一个问号,手机按送出的剎那,忽然觉得不妥。


下一秒。 萤幕暗下,房间里恢复太初的黑暗。我已经被对方删除加封锁了。


宙斯化成一头牛把喜欢的人劫走了。但那个人到底不是你。


其实你早该知道了不是吗?黑暗里有那幺一刻恨的是自己,镜子里鬼魅一样幽幽的眼角,不可能那幺巧的。那就是盗用照片啊傻子。


我想的则是,真笨啊。笨的不是我还相信,有这幺巧。有这幺多可能。笨的是,为甚幺我要拆穿呢?和假的他聊,比被真的他冷落好多了。


我要讲的不是这些。这样傻啊到大还深信巧合与奇遇你可以说是双鱼座。 如果等等我换个小号把那人钓 出来只为了当面跟他说句「 仆街仔 」我就成了天蝎。傻笑一阵抓抓头也就算了放过别人也就放过自己我便是优质射手。


但我想说的是,是第二天,你仍然会平静如昔,你会等 D 回国。 你会在某个时间重新送出交友申请。 等他把你加回去或没有。但一切依然维持不痛不痒,不远不近,你甚幺都没提,包括在某一晚,十二点,你以为自己曾经那幺靠近他,其实一开始,就没了可能。但你仍会安安静静,乾乾净净,就这样过下去。看着他。也许一辈子。


那时你最是金牛座。


十二点以后,万事成空。一切归零。你又重新成为 一个好人。笑笑的。傻傻的。慢慢的。脚跟踏实的。直到下一个十二点。填不满填满。想得到得不到。人是一头牛,爱是一条狗,再缓步怡然甩尾,毕竟带着角的。命里牛头高挂,金牛座终将知道这一生都在和自己的牛角相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