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慢生活 >当爱心成为负担:庞大的救灾资源操作不当,可能舖成通往地狱的道 >
发表于2020-07-09
845次已读

当爱心成为负担:庞大的救灾资源操作不当,可能舖成通往地狱的道

发生于2月6日深夜,规模6.0的花莲地震,在灾情最为严重的花莲市区,造成云门翠堤大楼与统帅饭店等数洞大楼倾斜倒榻,灾害损伤共造成17人罹难、285人受伤。此次地震灾害规模较小也相对集中是不幸中的大幸,让人力和资源可以集中倾力救灾,相关的安置措施也在第一时间做好分配。媒体与灾区外的民众也纷纷通报与广传相关灾情,民众的物资和捐款也迅速涌入,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物资调度和过剩的问题。

你的爱心物资,可能不是灾民当下最亟需的帮助

救灾状况瞬息万变,民众接到缺乏物资的讯息,如花莲地震灾后两日所流传的缺水、缺血,都有现场救灾人员和官方迅速表示这些资源在灾区都当充足。的地震造成台南维冠大楼倒塌当时,也同样有物资过剩的问题。救灾人员也同时呼吁民众请勿运送物资到灾区现场,除了人身安全的考量,保持救灾人员的交通顺畅也是能加速救灾工程的因素之一。

另外,无论透过什幺管道捐赠物资,都需要额外的人力来管理和分配。除非捐赠前已联络接洽灾区单位确认有所需求,不然源源涌入的物资很可能会让身处灾区的工作人员应接不暇。一箱一箱的物资运来,便有了搬运和存放的问题。举例来说,热食和生鲜保存不易,泡麵需要热水,就地起锅灶饭也需要器材和人力。灾后的紧急救援绝需要有救灾经验的相关人员进行介入和调度,绝非外界凭一己之力和满腔热血就能完成。

心急如焚的你该怎幺帮忙?爱心不落人后要注意哪些事?

在灾难发后,满目疮痍的现场与流离失所的伤亡群众总是安置和救援的第一要务。然而过了紧急救援阶段后,变进入了中长程的灾后重建规划。这时要如何运用和统筹分配的捐助善款变成了一大要务。

社区、乃至社会的灾后重建,从最直接的硬体建物修复,到平时看不见的医疗、社福、教育的支持系统建立和心理照护,以及产业重建与就业安置等经济问题等等,都需要谨慎和全面的规划,以免落得顾此失彼,不同的系统无法相互支援、或过于重複等现象。这些规划和复原过程绝非一时半刻能完成,而漫长的重建过程,更需要妥善规划的长期资源协助,并不是物资和善款涌入后灾区就会自动复原。以下是几点投入赈灾时应该要思考的事情:

一、资源和资讯整合:确认资讯来源和时效性

社群网路发达、资讯爆炸的时代,灾难发生时各种相关回报经常是扑天盖地而来。许多在论坛上、社群网路、通讯软体不断转发的资讯经常没有注明时间与资讯来源。紧急救助讲求的是效率、抢的是时间,而没有即时更新的资讯很可能和灾区的即时需求不符。涌入的物资很可能因囤积而造成空间和资源的浪费。

再来,赈灾援助要採取行动前,请务必确认资讯来源正确。与其相信网路上来源不明的转发,不如亲自确认政府与新闻媒体发布的相关资讯。如本次的花莲地震的相关物资和灾情回报,除了官方的灾害应变中心,也有民间的g0v零时政府和PTT的回报整合,也有媒体迅速刊出了相关资讯的统整。

二、资源捐助:请留心长期耕耘当地的组织以及关心的议题领域

所以热心的民众想捐款应该要怎幺捐?除了政府专案专户的捐款之外,热心的民众不妨留心长期在地方耕耘或关注特定议题的民间社福团体,如学童的课后安置问题、偏乡的就医问题、清寒家庭的关怀和补助等等。以花莲为例,除了长期针对特定议题经营的NGO与社福组织,慈济和基督教教会系统,同样是长期在地方提供各种资源协助的团体。或许每个团体各有不同的评价和争议,但不能忽略他们在急难救助的专长与长期协助地方的努力。

同时也鼓励民众尽量以长期小额捐款代替一次性捐款,长期的支持更能让重建计画永续经营的目的,而不致于在后期因资金匮乏而无以为继。灾难的发生看起来只是单一事件,但对社会的伤害与牵扯到的层面却是深远绵长。多花五分钟做点功课,也许就可以让赈灾的善心能得到更有效益的发挥。

三、防灾教育和灾后应变计画一样重要

灾难防治经常强调永续的概念,从前端的营造规划变开始强调环境友善的长期规划,降低人为开发对环境的冲击,也延长建物工程的使用年限。永续的概念在灾后复原的规划和观念教育也同样重要。台湾的防灾教育经常只教如何避难和减少财务损失,但我们对于灾后重建、复原与援助工作并没有太多的认知。全面与永续的防灾不应该只着重「预防」,灾中的快速应变与调度,以及灾后的援助和重建,都应该是防灾教育里的一环。

四、立意良善的援助为何成了问题?海地大地震的案例

看到这边有人可能会想问,为什幺做「善事」也要这幺麻烦?为什幺专家学者要这幺啰嗦?同样是岛国,风灾震灾频传的海地,在2010地震至今仍持续进行的灾后重建计画也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台湾少数的邦交国之一海地,在2010年于人口密集的首都太子港附近发生了规模7.0的强震,约有20万人死亡,超过百万人在灾后无家可归需要安置,包括总统府、国会大厦等行政机关皆遭到损毁。灾后三个月内从世界各地涌入了20亿美元的捐款,当中主要的来源包括了联合国、世界银行及美国政府,以及纷纷进驻灾后重建的NGO团体。

但许多相关的研究指出,几年过去,总计超过135亿的金援和物资援助并没有得到妥善的发挥;国外NGO团体垄断资源却缺乏和当地人沟通;灾后三、四年仍不断涌入的免费粮食与其他物资,彻底破坏当地稻米产业和製造业的重建和复甦。当时的联合国特使、美国前总统柯林顿(Bill Clinton)便承认联合国的稻米援助是个错误与失败的规划。(注)

资源涌入,为何重建之路依然道阻且长?虽然海地的社会经济发展程度和复原条件和台湾差异甚大,但海地重建例子告诉我们,立意良善且资源庞大的援助,操作不当也可能舖成通往地狱的道路。

►傅崑萁说还缺钱,但花莲最需要的是「爱心房东」和「别放弃这里」

别让你今日的爱心,成为灾区明日的负担

台湾位处断层带上,夏秋之际也常有颱风过境,加上地性特徵河短流急,岛上除了有震灾还有风灾、水灾和土石流,犹记1999年的921大地震及2009年的莫拉克风灾都造成全国各地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务损失。

灾难是社会的集体创伤,复原和重建的过程也需要各方资源和努力。

此文的目的并不是要大家不要捐助赈灾,而是想讨论我们该怎幺做,才能让赈灾资源能有效利用。若灾后重建需要长远计画以及持续投入的时间和心力,那各界在援助人力、物力前也应该要花时间评估和思量,才让资源更能妥善分配不要浪费。


注:内容参考自Mark Schuller, Killing with kindness: Haiti, international aid, and NGOs.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