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提供信息 >【无形.黑】厚、黑到底 >
发表于2020-06-13
989次已读

【无形.黑】厚、黑到底

【无形.黑】厚、黑到底

如果你坐时光机回到半年前的香港,告诉他们今天香港发生的事,恐怕没几多人会相信。半年前,即是2019年2月12日,民建联找来陈同佳案的受害人家属开记招,要求港府修例引渡陈同佳往台湾受审。2月14日,郑月娥政府十分「配合」,提出为修订逃犯条例作公众谘询,为期20天。没错,是20日,区议会改建一个小公园也不只谘询公众20日。接下来,社会各个界别包括商界、法律界、民间组织、外国政府接连提出反对,但郑月娥摆出一副强硬到底的姿态,绕过法案委员会,打算在立法会凑够票数便开快车强行三读通过,导致6月9日香港百多万人上街抗议,她还是打算继续,迫出6月12日的冲击,警队滥用武力试图一次过把激进抗议者击溃。可是警暴没有把反对浪潮消灭,反而激发更多人上街,包括6月16日二百万人和平游行,以及不断出现的游击式冲击。


6月下旬,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的时候,有人拆了警察总部的招牌、掟鸡蛋、涂鸦。当时还有不少论者担心这些行为会不会太击进而失去民意支持。在6月12日镇压之后,示威者能包围警总抗议是匪夷所思的。那很可能是三十六计之欲擒先纵,让示威者包围警总,製造警总有孕妇有文职被围、警总外墙被破坏的画面来影响舆论。


结果,民意没有逆转。似乎香港人真的对郑月娥及警队极度不满。7月1日游行前,出现进攻立法会事件,看着示威者不断撞击立法会玻璃,撞了超过一小时还未成功打开缺口,奇怪的是,警察不但没有出动6月份那种武力驱散撞了半天还未成功的冲击者,甚至在冲击者在晚上撬破钢闸时,竟然撒退,由得冲击者史无前例地佔领立法会,由得他们在立法会里涂黑区徽和喷写标语,然后警察才「打开口牌」说将会清场,结果佔领者安全逃脱。警察这种违反常态的做法,又是一招欲擒先纵,希望示威者破坏立法会的场面令民意逆转。郑月娥政府万万想不到,这样还是没有令民意逆转。舆论仍然是倾向同情冲击者,我还记得那一天,网上的讨论是不理有没有鬼,总之要为运动打舆论战,不要被分化、不要割蓆,要令社会大众同情这批已有赴死决心的人。结果最后冲击者回头抬走打算留守牺牲者的一幕,令舆论继续没有逆转。


7月21日,元朗发生围头社团在西铁站及车厢大规模殴打市民的恐怖事件,最令社会忿怒的不是那些围头社团的恶行,而是警察见到有恶汉聚集竟然调头走、警车驶过恶汉聚集地点不理会,而且近一小时完全没有警察出动控制场面,稍为有思考能力的人也会看得出,这是警黑配合。这种配合,在8、9月的北角甚至明目张胆得有警察在场还是纵容社团行兇。警队竟然敢公然纵容社团袭击市民,结果是完全失去民心,永远不会再得到市民信任,后果就是冲击者再激进,市民也不会站在警察的一方。


本来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政府想继续有效管治的话,理应提出缓和方案,示威者要求的五大诉求,除了撤回条例草案,最低消费应该是连退休首席大法官李国能也建议的成立有法定权力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可是我们见到的,是郑月娥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不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与此同时,警察的滥用暴力不断升级,尤其是8月31日在太子站失控地袭击车厢中没有反抗的市民,包括上年纪的和未成年的,他们怎样看也不是拒捕的示威者。警暴失控升级、不展示号码、滥捕、不断在车站搜查年轻人、多次跟向示威者施暴的社团高度配合,最厉害的,是一个散仔(员佐级)工会竟然敢公然批判他们的顶头上司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代警队向市民致歉。简单来说,这队警队早已不是由香港政府控制,由什幺人控制?如无意外就是指挥郑月娥的人,即是西环和港澳办。


郑月娥及其背后的权力要黑到底,别的独裁政权镇压民众的方法,他们做足,只差没有实弹屠杀。这段日子,香港人常常提起电影《逆权公民1987》和记录片”Winter on Fire”。原因很简单,因为香港现在正在步南韩和乌克兰后尘。例如看到《逆权公民》里面警察行驶酷刑的南营洞对共分室,香港人便会想起新屋岭;看到在街上一队队会不断搜身的防暴警察,便会想到地铁站和巴士上那些不断截查年轻人的防暴警;看到那些穿便服打示威者的南韩白骨团和乌克兰受骋来做「鬼」和打示威者的流氓组织”Titushky”,便会想到香港那些伪装示威者的警察及跟警察十分配合的社团。太子站事件,为什幺警队要对消防谎称没有伤者?为什幺消防要把三名重伤者的纪录删除?为什幺警察会封站那幺久不让医护救人?这些问题,香港人跟《逆权公民1987》里面的记者一样想知道真相。


现在真正控制香港政府及警队的政权,不会真正让步,对他们来说,正式撤回草案和送两个建制人士入监警会和找几个外国专家检讨一下便完事,之后便继续往死里打,继续在街上滥搜滥捕滥打年轻人。他们打算像民国时代奇书《厚黑学》说的那样,厚黑到尽,残酷自私邪恶厚颜到尽,不理会美国很可能通过的《香港民主及人权法》、不理会国际评级机构降低香港评级会影响企业融资、不理会欧盟的抗议、不理会中美贸易战需要顾及的国家形象,总之就是往死里打。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在香港的各方靠维稳发财的力量,这个时候必然把事情推向更差的境地。他们吃维稳费之余,只会像《厚黑学》讲的「补锅法」,为了证明自身的存在价值,就会有心製造更多问题。你看那些社团、撑警组织、警察,就是这样,民气一缓和,他们就会升级,再刺激民忿。


最新的一幕是有燃烧弹击中水炮车,这个画面没有令主流民意站在警察的一方,因为抗争手法是随政府的手段升级的。政府滥用暴力、滥捕、联合社团打人,令公众能接受的武力反抗场面不断升级解锁。


半年前没有人会想到,这几个月香港会爆发一场如此壮阔波澜的民主运动──几百万人次上街、野猫式抗争遍地开花、各区都有人链和唱《愿荣光归香港》,更没有人想到香港人对激烈抗争的接受程度会不断解锁,也没有人会想到香港问题会得到国际如此的注视。本来政权只是想强行修例,想不到香港人如此反抗,骑虎难下,以为黑到底便能以威武令香港人屈服。现在中国正进入经济衰退期,香港作为中共的国际融资窗口,香港弄出个大头佛,影响融资窗口功能,那就是「真.揽炒」了。


习近平说要小心黑天鹅,想不到黑天鹅就是郑月娥。郑月娥和背后的力量想厚黑到底,如果最后导致亡党亡国,那幺我真是恭喜你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